神农手眼传承人 聂文涛

聂文涛先生出于王耀廷门下。王耀廷老师先后担任长春中医学院教学院长、吉林省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省卫生厅副厅长等职,为人光明磊落。聂师天生聪颖,又有长辈耳提面命,成就了儒学素养,好诚明之学。聂师认为:先学《诚明》,而后可学《中庸》,而后可以学《易》。其学生曾整理聂文涛老师所授,汇成《聂文涛让我学诚明》、《聂文涛让我学中庸》和《聂文涛让我学周易》。聂师所授都是他个人的生活总结。每言:慎独就是要面对自己。聂文涛老师负责开发教学课件、产品设计、学术交流和人才培训等糖尿病相关的重大事宜。


人物风采
内容
  

提出概念


平和书院称聂文涛先生为生活中的诚明之师。2003年他依据中医哲学中“德”与“位”的关系辨析而提出了双高综合症的概念;2008年基于古代中医学消渴症的详细记述,发现了血糖谷物保护曲线

个人成就


糖尿病

2003年,聂文涛指出:Ⅱ型糖尿病后期胰岛素分泌不足正是治疗方式造成的功能退化。“患者所以自身选择了升高血糖的反应,是基于胰腺对体内糖的运行转换情况所做出的一种判断。当服用了降糖药物以后,胰腺会做出一种错误的判断,那就是现有的胰岛素分泌水平已经是足够人体所需的。”(《中西健康心理模型的解析》)

激素关系

2004年,聂文涛明确指出:“外援胰岛素会引起体内胰高糖素升高,从而造成双高综合症。”(《从糖尿病解析生命的阵势》)双高综合症不仅预见了胰岛素补充的问题,更是对西方传统思维的明显挑战。一个众所周知的激素关系,胰岛素分泌会抑制胰高血糖素分泌,但是从中医思维出发却可以肯定如果是外援胰岛素则会出现相反的结果。这表明学者对内源胰岛素与外援胰岛素的作用持完全不同的态度。这种来自中医学的观念,构成了对数百年来西方现代医学思维的冲击。

发表《现代中医学主张》

2005年,聂文涛发表了著名的《现代中医学主张》。呼吁要结束只相信眼睛而不相信人类智力的解剖时代。他指出,环境因素的复杂性使事物本身的运行规律只有在极少数情况下才能显现出来,而所谓大量统计的循证恰恰忽视了这一点。那些被统计出来的数据,完全可以给出更合理的解释。

康复主张

2006年,多年的糖尿病康复实践使这位青年学者更加自信。聂文涛进一步强调了“先健康然后血糖平稳”的康复主张。他对患者并发症恢复时的血糖升高做出了明确肯定:血糖过高可以引起酮体酸中毒等严重后果,然而这些后果出现之前身体绝对不是舒适,而是异常难受。当身体舒适了,并发症状明显恢复,这种危害怎么可能比并发症进展还可怕?并发症才是最严重后果。

《食物训练与糖尿病康复》

2007年,聂文涛在他的名著《食物训练与糖尿病康复》中进一步指出,Ⅱ型糖尿病是由胰高血糖素首先升高引起的胰高血糖素和胰岛素双高综合症。这从病因学上直接修正以往集中于胰岛素的观点。引起强烈震动。吉林大学出版社用快速出版作出了支持。

2008年,聂文涛与天津医科大学王英博士共同完成的《糖尿病行为医学技术指南》引起广泛关注。王英博士因此被中华国际医学交流基金会、中国民族卫生协会授予改革开放30年中医药发展杰出贡献奖。

2009年,德国健康界根据聂文涛的谷物保护主张,开始健康主食教育。健康主食,成为糖尿病饮食治疗的全新主张。

《驯服血糖》出版

2010年,聂文涛著作《驯服血糖》出版发行。《驯服血糖》汇集了聂文涛众多学术观点,已有多种文字版本流传。黄河出版传媒集团阳光出版社出版发行。

聂文涛在研究疾病过程中,表现了强烈的东方思维,也表现了对心身医学健康心理学等欧美最新健康理论的强烈关注。他提出用人体被动发病和主动发病来替代原有的急慢性疾病划分。在生理动机上,中医学和西方新兴起的很多学科采取了相同的态度。因为有生理动机的存在,很多疾病正是生理上为了获得生理机能的平衡而主动发生的。这类疾病会表现出身体对各种直接干预的强烈抵抗,因而使疾病呈现出慢性、迁延难愈等特征。在这种观念之上,主动性发病和被动性发病的治疗方法上应该有明显的区别。他指出:“解除生命的纠葛必须给出生命新的目标。”这种理论划分的结果,为以后各种慢性疾病研究提供了可参考范式,因而具有划时代意义。

《有效康复糖尿病》出版

有效康复糖尿病》是聂文涛英文著作<Conquer Diabetes Mellitus >中文版。由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12年5月1日出版发行。<Conquer Diabetes Mellitus >是美国国会图书馆馆藏第一部中国医生撰写的英文糖尿病图书。书中总结了作者的理论和实践。

双高综合症

聂文涛把体内出现持久的胰高血糖素胰岛素都高于健康水平的状态,从而造成相关健康问题,被命名为双高综合症

1、双高综合症出现的两个条件

聂文涛认为,频发低血糖、相对低血糖或身体局部血糖供应不全都可能导致胰高血糖素分泌增强,带动胰岛素分泌,从而出现双高综合症Ⅱ型糖尿病人进餐之后2小时胰高糖素胰岛素水平都在升高,都高于健康人。与此相比,健康的人会出现胰岛素升高同时胰高血糖素浓度降低。这说明,糖尿病人在生理上渴望升高血糖。或者说,如果一定要用激素指令来说明Ⅱ型糖尿病的产生原因,那么应该表述成: 胰高血糖素分泌增强导致了身体血糖升高,造成Ⅱ型糖尿病。 这说明糖尿病的根本不是合成不足,而是消耗太大。因为胰高血糖素是促进人体物质分解的,而胰岛素是促进人体物质合成的。频发低血糖、相对低血糖或身体局部血糖供应不全都可能导致胰高血糖素分泌增强,从而出现糖尿病。

外援胰岛素补给以后,体内将出现胰岛素和高血糖素浓度双高的状态,简称双高状态。这是聂文涛关注的另一种双高综合症。这种情况是人体自我保护的结果。

2、双高综合症的临床意义

双高综合症,提示治疗糖尿病应该从降低血糖转变为防止升高血糖。

天津医科大学王英博士注重双高综合症和谷物保护曲线的发现,认为这是中医学对消渴证研究的巨大成果。她在与聂文涛医生合作撰著的《糖尿病行为医学技术指南》明确了:双高综合症和谷物保护的效果证实了古代中医名家关于消渴证可以痊愈(古文:已)的记载是真实的。同时指出:“聂文涛医生的代谢训练、谷物保护、运动刺激三合一生活新法是针对Somogyi现象的。Somogyi现象是糖尿病患者普遍发生的,也就是短暂低血糖之后出现高血糖。这提示,高血糖很多时候来自低血糖刺激。这给传统的药物治疗带来了难题,强行降低血糖实际上等于更牢固地培育了高血糖病根;升高血糖又使高血糖可能进一步加剧。谷物保护,是从生理学习理论出发,把食物代谢过程和食物代谢结果严格区分开,因此关注到谷物和葡萄糖的区别。”

谷物保护曲线


发现

饮食和运动一直是糖尿病行为干预技术的关键。这方面的指导,很多都是出于专家们主观的意愿,因此不仅方案之间差别很大,而且缺乏相应的研究依据。我国上海高校专家一直非常重视这方面问题。比如,上海医科大学宋禧星教授指出:“20世纪50年代,当欧美等西方国家采用低碳水化合物、高蛋白和高脂肪作为治疗糖尿病食谱时,我国根据传统饮食习惯,提倡在一般情况下食谱中的总热量主要(>50%)应来自碳水化合物,其他来自足够的蛋白质和低脂肪。我国的食谱与日本的很相似。实践证明,我国和东方的食谱比较合理,慢性血管并发证远较西方食谱为少。西方国家也认可我国的食谱,但是由于饮食习惯不同,他们不容易长期坚持”(引自宋禧星《现代糖尿病学》,上海医科大学出版社,2000)。这也表明,本世纪之前,关于糖尿病食谱从来未作过放开谷物组与控制谷物组的对照研究。

上个世纪末,中医学者聂文涛关注清代名医陈士铎在《辩证冰鉴》中记述消渴症“得食则渴减,饥则渴尤甚。”聂认为,清代中医学家陈士铎注意到,消渴病人进食谷物后症状缓解,饥饿的时候临床症状越加明显。并开始长期地耐心求证谷物放开的效果。2007年聂文涛医生公开提倡放开主食,主张与正常中国人养生标准一样,采取饭吃八分饱。并首次为放开谷物作了行为医学论述。聂文涛的专著《食物训练与糖尿病康复》2007年由吉林大学出版发行。聂文涛的抽样调查显示,在57名伴有口渴、虚汗、乏力等糖尿病不适症状的患者,放开主食和以谷物作为零食保障后,45例症状患者或消失,8例没有明显变化,4例继续发展。这说明,即使在心理作用无法消除的情况下,放开谷物也是完全正确的。聂文涛医生还在面向医院的技术培训中直接说明“一条奇怪的血糖曲线”,这就是谷物保护曲线

继续研究

天津医科大学王英博士注重谷物保护曲线的发现,认为这是中医学对消渴证研究的巨大成果。她在与聂文涛医生合作撰著的《糖尿病行为医学技术指南》明确了:谷物保护的效果证实了古代中医名家关于消渴证可以痊愈(古文:已)的记载是真实的。同时指出:“聂文涛医生的代谢训练、谷物保护、运动刺激三合一生活新法是针对Somogyi现象的。Somogyi现象是糖尿病患者普遍发生的,也就是短暂低血糖之后出现高血糖。这提示,高血糖很多时候来自低血糖刺激。这给传统的药物治疗带来了难题,强行降低血糖实际上等于更牢固地培育了高血糖病根;升高血糖又使高血糖可能进一步加剧。谷物保护,是从生理学习理论出发,把食物代谢过程和食物代谢结果严格区分开,因此关注到谷物和葡萄糖的区别。”

王英博士提出《糖尿病行为医学技术指南》,发表时被合作者推为第一作者。并因此被中华国际医学交流基金会、中国民族卫生协会授予“改革开放30年中医药发展杰出贡献奖”。王英博士明确指出其进食谷物受到陈士铎的启发。

启示

1)挖掘中医遗产,不能依据现代医学的研究结果。聂文涛认为,在现代医学理论与中医实践发生冲突的时候,应该发展现代医学理论,而不是抛弃实践。否则就是削足适履

(2)疑古派应该通过实验证据来质疑古代文献记载,而不能根据自己做学问的习惯来主观臆断古代文献不真实:这是对古代学者劳动的不尊重。

践行中医学


坚持中医学思想,分析现代数据,解决当代疾病。这就是聂文涛的现代中医学主张。

消渴证的价值

针对一些学者认为“消渴证”不确切的说法,聂文涛认为:

消渴证关注了人体内的一种驱动力,现代心身医学称之为内驱力。也就是身体有高分解的冲动;高分解的结果是消渴。所以,针对消渴的治疗方剂,往往同是对糖尿病、甲亢等疾病有效。这是中医立足于身体体征变化解决疾病的价值所在。聂文涛在《是驯服血糖,不是束缚血糖》一文中指出:中医学强调人体变化是必须有主导力量起作用。也就是谁行“政令”的问题。这种“德”与“位”的关系辨析,也是《易传·系辞上》开篇就讲的。根据这种基本的中医思维,人体胰岛素不敏感状态是因为胰岛素不当令的原因。那么,此时由谁来行“政令”呢?这就是胰高糖素。这说明糖尿病的根本不是合成不足,而是消耗太大。因为胰高血糖素是促进人体物质分解的,而胰岛素是促进人体物质合成的。显然,频发低血糖、相对低血糖或身体局部血糖供应不全都可能导致胰高血糖素分泌增强,从而出现糖尿病。因此,必须避免对血糖的这种刺激。所以,中医学自《黄帝内经》以来一直注意谷物保护。现高碳水化合物是因已经成为公认的糖尿病患者健康进食方式。

德与位的解析

中国人在对自然世界的研究上和对生命的研究上采取了同样的态度。这种是注重“”和“德”的作用。这里,我们首先要讲一下“”。所谓德,就是能够正确履行自己职责一种品质。在传统中国哲学中,四季变化都是天的德。生养万物是地的德。周朝代替了商朝,周人认为是自己的德起了决定作用。殷商失去了领导天下的德,所以失去了天下。周人履行了领导天下的职责,所以得到了天下。所以,周立国以后三千年,中国人一直注重德的培养。这种观念,被用了观察分析人的生理现象。 德的观念,影响了中医学对疾病的看法。中医学认为,如果一种生命力不能正确发挥自己的职能,无论是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还是过分的发挥了作用,都可能导致疾病发生。这是因为人体会对这种失职做出反应。 这种来自身体内部的不平衡,导致了人体发生主动反应,因此出现疾病,这种情况直接对疾病的结果进行纠正是无效的。正确的解决方式只能是激发人体生理功能,使之重新平衡。

与上述病因相反的情况,如环境因素骤变,人体无法适应而受到外来伤害,则要采取直接保护身体的措施。这时候的治疗方法才与现代医学是一致的。也就是,发现高热就要退热,发现头痛就要止痛。 在中医方面,这是直接对人体生理不平衡的矫正。

这种对万事万物恪尽职守的崇尚,也形成了中医大夫对医生“德”的理解。

个人著作


聂文涛《走出加法的世界》

各位哲人:

请允许我为自己的研究做出解释。

人们进行逻辑思考的动力是对世界的理解。每个人都会按照自己的思维习惯来捕捉信息,然后形成对更多事物的理解。如果我的很多结论干扰了你们的思维秩序,请原谅我是无意的。在理解世界的本能上,我和所有人一样不能自已。我研究糖尿病理论,是因为我想自己弄明白:为什么会出现先健康后血糖平稳的现象?是这个问题最终导致了我对Ⅱ型糖尿病病因的分析。所以扰乱了很多人的想法,那是因为我把这个世界看得更有活力了。

我曾经说过,我们以往的数学是一种加法思维。减法是加法的逆运算;乘法是加法的特殊形式;除法是乘法的逆运算;乘方是乘法的特殊形式;开方是乘方的逆运算;对数是在乘方的各项中寻找规律;由对数而发展出导数;然后是微分和积分。数字运算的发展,是更特殊的情况,更高度重复下的规律。因此也就描述了更特殊的事物,构成了更特殊的思维世界。人们经常把自己的工作也划分成可以用加法思维处理的模块。而对无数非加法现象都排除在思想之外。追求简单的、高度重复的生活方式,这就是人类迷恋习惯的思维根源。

而我认为,在这个加法的世界之外,还存在着更广阔的时空。在我的世界里,不断堆积的量变不总是化为飞跃式的质变。达尔文强调具有遗传倾向的变异,是想说明变异的积累最终确定了物种的变化方向和内容。也就是在中国大陆的普及哲学教育中的那种量变导致质变的规律。但是,这种量变导致质变的规律经常是不可靠的。很多量变的结果不是导致了该方向的飞跃,而是出现了意外的结果:接受这种变化;抵御这种变化;出现了物极必反的结果;等等。例如肥胖的结果不总是突变成可以遗传的肥胖变种,而是经常出现糖尿病、甲亢等高消耗疾病而消瘦;低血糖刺激会造成持续高血糖;等等。这些不确定的结果,使达尔文的分析瞬间失去了逻辑保障。

在我生活的世界里,有对生命结构的特殊理解。这里充满了生命动机、生命秩序、生命反应、生命适应。请原谅,我让大家看到了比加法世界大得多的另一个世界。但是,我愿意告诉各位的是:我的世界可以与无数人共享。走进来吧,任何人的世界都不会比我的世界小。